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奇莱】You lie(奇力重生)冷cp小心食用

1.
闭上眼的前一秒,是陶瑞尔悲伤欲绝的脸庞;再度睁开眼,所看见的却是无尽的星空——我在哪?
奇力带着惊讶的神色用手抚上了脖子——刚刚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毫无征兆地消失了,身体也没有了伤痛的折磨。奇力晃了晃脑袋,在脑海中猛地一闪而过的,是陶瑞尔的脸。奇力的心脏猛地一抽——那种心伤感又是多么的真实。
虽然身上的伤痛消失了,但是手掌握着武器被敌人震得发麻的感觉;奔跑许久后脚后跟的酸痛;还有与陶瑞尔生死离别的心痛……这一切都让奇力越来越确定一件事——自己,刚刚经历过五军之战。
“奇力?你怎么停下了?”前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奇力的思路。
“菲力?你怎么在这?”
站在前面的菲力被奇力的反应吓了一跳:“我怎么不能在这?”
“那我们现在是去哪?”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甘道夫找到了飞贼,是个霍比特人,走吧。”
奇力越听越觉得莫名其妙,匆忙地跟了上去,然后皱着眉头朝菲力重复了一遍:“飞贼?”
“恩,”菲力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奇力奇怪的表现,“那个霍比特人叫比尔博,比尔博·巴金斯。”
奇力听到这个名字后,愣住了,然后慢慢地停住了脚步,菲力往前走了两步,没有听见奇力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朝奇力的方向看了看:“奇力,怎么了?你今天好奇怪啊。”
如今奇力在这个不算冷的季节里却感受到了来自柔风的丝丝寒意,他咽了口唾沫,把两手合在一起不安地搓了搓,再往衣服里缩了缩脖子,奇力想张嘴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里干涩无比。奇力稍微缓了缓,然后盯着菲力,沙哑地开口:“菲力,给我一拳。”
“什么?!”菲力被奇力突如其来的无理的要求给吓到了。
“不要问这么多!照做就好!”
菲力对现在这样的奇力有些无奈,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有些犹豫地地走到奇力的身边,用手指敲了敲奇力的额头:“好了吗?”
菲力其实敲得也不算太用力,但是奇力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来自自己额头上的疼痛和手指敲在头上轻微的响声,奇力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露出了一副纠结的表情——这么说,我回到过去了?我怎么做到的?
“我们可以继续赶路了吗?”菲力看着独自一人陷入纠结的奇力,耸了耸肩,这么问道。
奇力抬起头看着菲力,然后点了点头,此时的奇力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但脸上还是摆着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两人已经走到了霍比囤的边境,然而菲力的表情十分疲惫,奇力就没再挑起什么话题,肚子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绿色的草地和树木在黑夜下也显得沉静,没有了沐浴在阳光下的颜色;矮小的房屋,却透出十分温暖的黄光;他们还能听见来自远处的霍比特人的笑声,看见坐在门前打量着他们的略带好奇而悠闲的眼光。奇力的神色暗了暗——我从未想过自己还会再度来到这里。
“我们必须找到甘道夫做的标记。”
“好,”奇力凭着记忆,寻找着比尔博的家,“菲力!在这里!”
“这么快?太好了!”奇力看见菲力疲惫的眼睛里放出了光,突然就有些心酸——当年两人都是与其他同伴分别,奔波劳累了很久之后才来到这里的。
两人敲开门,又恢复了好心情,有些装模作样地站在门口,一本正经地对一脸迷茫的比尔博介绍道:“菲力。”
“奇力。”
“听候你的差遣。”
两人在门口捉弄了一会比尔博之后就像是主人一样地走进了房子。
“菲力、奇力,进来帮忙。”第一个来到比尔博家的德瓦林看见来者,很自然地招呼他们过去,把手搭在了奇力的肩上。
“德瓦林先生。”奇力看着许久不见的德瓦林,有些怪里怪气地笑着叫了声他的名字。然而像大哥一样的德瓦林按了按奇力的肩膀,回以一个微笑。
矮人们都陆陆续续地到齐了,甘道夫也来了。德瓦林面露愁容地告诉奇力索林去参加北方宗族的聚会了,可能会晚点到。奇力自然是知道这个聚会是不欢而散的,看着德瓦林有些发愁的面容,刚刚重逢的欣喜感又被失落而填满了。
但是德瓦林又猛地拍了拍他的肩,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总会有办法的!走吧!我们也好久没见面了!好好地吃一顿吧!”
奇力心中的火光又重新被德瓦林的这番话给点燃了——不管我因什么而回来,我一定要为我追随的他们做些什么。
他跟着德瓦林来到摆好的桌子旁,奇力坐到了菲力的旁边。菲力刚才虽然觉得奇力很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什么,听着葛罗音的见闻,用手揽过奇力的脖子,和奇力一起大笑着。
然而,一个不知道来自何处的声音在奇力的耳边响起,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找到莱戈拉斯,获得他的爱。
什么?!奇力被吓了一跳,有些诧异地朝周围看了看,却发现并没有人对自己说话,波佛正在朝庞伯丢吃的,引起了周围矮人的一阵哄笑。但那阵格格不入的声音却一直回荡在自己的脑海中,无法抹去。
奇力完全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他用左手捂着头——无法理解,也无法去思考,与其说是无法理解,更多的可能是奇力本身就不愿意去理解这句话。
奇力赔着笑着小心地捂着头绕过了围坐在一起的矮人们,独自走到了门口。凉风不断袭来,刺激着奇力的神经——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
“奇力!”
奇力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猛地回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菲力?你怎么出来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你怎么出来了,不舒服吗?”
奇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有些尴尬地随意晃了晃手,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僵硬地指了指天空:“我在看夜空……”说完之后又马上补充了一句,“呃……很美,不是吗?”
菲力有些奇怪地顺着奇力手指的方向看了上去,然后赞同地说了一句:“是的……很美。”
“……”两人一时间无言。
菲力突然转移了话题:“那……现在进去吗?”
“也是呢,进去吧,他们还在等我们呢。”
菲力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和奇力一起走进了屋子。屋内的气氛并没有因为这两个人的离开而消减,反而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更高涨了起来。奇力和菲力回到餐桌旁,自然地又融入了这场盛宴。
奇力和其他矮人们一起吵闹着,说着粗俗的话语,有些时候还会说出古老而神秘的矮人语来表达自己激昂的心情。他们用力地互相撞击地酒杯,大笑着,扔着盘子和碗,敲打着桌子,唱着歌。奇力看着一直不停地走来走去还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脸的比尔博,笑着摇了摇头。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让这欢乐的气氛终止了,甘道夫缓缓地开口:“他来了。”——是索林。从北方宗族聚会回来的索林,这让奇力莫名地有些紧张了起来。
奇力在那个漫长的夜晚,再次亲眼见证索林从接过伊鲁伯的钥匙;再次合唱着沉重的歌谣;也再次不挽留不愿意加入他们的比尔博……他们只是在晨曦中悄然离去。
一路上的景色很美,但一行人却无心欣赏美景。在前往孤山的路上,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
但其中也有值得欢笑的事情存在,比如说听着比尔博奔跑的脚步声,奇力、欧因和甘道夫接过飞来的钱袋,又或是比尔博被拽上马却对马毛过敏……
甘道夫曾对比尔博说过,跟矮人待久了也会觉得他们挺好玩的。在一路的欢声笑语中,甘道夫明显地感觉到了其中一人的不自然。
“奇力,”甘道夫慢慢地靠近奇力,看着前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他带着试探性的语气问道,“你最近发生了什么吗?”
“不……”奇力下意识地否认,然后又摇了摇头补充道:“并没有。”
“如果发生了什么,一定要跟我们说。”甘道夫看向奇力,这么说道。
奇力有些感激地笑着回答道:“谢谢你,甘道夫。”甘道夫看着他,调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又把马赶到了队伍前方。
刚刚有一瞬间,奇力差一点就想把自己心中的事情全部向眼前的这个巫师倾诉,却发现自己无法说出关于自己来自未来的任何一个字。为了不让甘道夫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奇力也只好作罢,如果因为自己而停下前进的脚步的话,对整个队伍都不好。
他们翻山越岭,穿过树林,跨过平原,晚上在山岭上过夜。比尔博听见奇怪的声音,有些紧张地问:“那是什么?”
“半兽人。”奇力镇定地回答道。睡在一旁的索林猛地被这个名词给惊醒了。
接着,奇力和菲力对比尔博开始说起了附近的传说,但是,这一次奇力并没有笑,他已经深刻地理解过索林对半兽人的憎恨了。坐在一旁的菲力看奇力没有笑,自然也不会一个人笑出声。
索林在一旁慢慢起身,走到了崖边,默默地眺望着远方。靠在树旁的巴林开口了,讲述了在摩瑞亚悲痛的往事。再次聆听这个故事,让奇力更加对矮人们的忠诚和血性而感到敬佩,更对索林·橡木盾这个人本身而感到敬佩——这个人,值得我们这十三个人永远的追随。
然而在远处,传来了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快去报告主人,我们找到那群矮人杂碎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