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奇莱】You lie.(奇力重生)

43.

“早啊,阿尔弗雷德,夜里有什么动静吗?”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哈欠:“大人,夜里很安静,没什么可汇报的。”他慢慢站了起来:“有我在,什么都进不来。”

巴德往外走去,却被眼前的画面所震惊:“看样子,倒是来了一支精灵大军。”

因为精灵的到来,人民纷纷前来凑热闹。巴德穿过一支精灵军队,随后看见精灵王瑟兰迪尔正骑着坐骑,带着一路人马,快步赶来。

“瑟兰迪尔陛下,”巴德首先开口,“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我听说你需要帮助。”这时巴德才发现瑟兰迪尔带来的这支队伍运送着大量的粮食、蔬菜和水,周围的人民都发出了欢呼,朝运着粮食的马车涌去。

“你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巴德感激地说,“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你不必谢我,我来这不是为你,我是来取回属于我的东西。这座山中也有我想要的宝石,纯洁的星光白宝石——绿叶白石。而且这一次,我也要把我的绿叶给带回去。”

就在瑟兰迪尔准备离开,朝孤山进军的时候,巴德叫住了他:“等等!请等一下!”

“你打算为了一点宝石和矮人开战?”巴德问道。

“我族的传世之宝岂可轻易摈弃。”

“我们是盟友,”巴德气喘吁吁地说道,“那山中的财富也有一份属于我的人民,让我和索林谈谈。”

“你居然想和矮人理论?”

“To avoid war,yes.”

 

 

巴德骑着一匹白马,赶到了孤山脚下,却发现早有一帮矮人守候在那里。巴德开口道:“见过索林,瑟莱茵之子。看到您活下来,我们万分惊喜。”

“那你们为何来到孤山之王的门下,磨刀霍霍?”

“孤山之王又何以畏畏缩缩,闭门不出?如同一个强盗,盘踞财富。”

“或许是因为我料到会遭人哄抢。”

“陛下,我们不是来哄抢,而是来寻求公平和解。你愿意和我谈谈吗?”

索林谨慎地看了看周围,眼睛瞟着别处缓慢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巴德,离开了高地。巴德也下马,来到了石门前。

而这时,一只渡鸦从门内飞出,飞向了远方。

巴德从石门的一处缝隙中看见了索林,索林侧着脸:“I’m listening.”

“我谨代表长湖镇的人民,要求您履行诺言,分得部分宝藏,得以重建家园。”

“大军当前,虎视眈眈,我才不会和任何人类妥协。”索林轻蔑地说道。

“如果我们谈崩,大军便会一举进攻孤山。”

索林轻轻地摇了摇头,仍未正视巴德:“你的威胁于我毫无用处。”

“那你的良知呢?”巴德看着索林,觉得他十分可悲,“你莫非不清楚此理由之正当?”

巴德又朝缝隙靠近了些:“我的人民曾向你伸出援手,而作为回报,你却只带给他们毁灭和死亡。”

听到这里,索林似乎被激怒了,他愤怒地盯着巴德:“长湖镇的居民哪次不是为了丰厚的报酬才肯帮助我们?”

“明明是谈妥的条件。”

“条件?除了拿属于我们自己的财富换取毯子和食物,我们还有什么选择?!牺牲未来,换取当下的自由,你管这叫公平交易?!”

索林顿了顿:“告诉我,屠龙勇士巴德,我凭什么兑现这样的条件?”

“因为你承诺过的……”巴德的这句话让索林有些恍惚,“难道这都一文不值吗?”

索林的身影慢慢地从缝隙中消失,索林转过头,无力地靠在石门上,却发现所有的伙伴都在看着自己。

索林大声地喊道:“走吧!等着我们的利箭!”

索林愤怒地朝石门锤了一拳,然后离开了。

矮人们返回高地。比尔博不敢相信地问道:“What are you doing?!You can’t go to war!”

索林看着巴德离开的方向,说道:“这与你无关。”

“真是抱歉!可能你还没注意到外面有一支精灵大军!更别说还有几百个怒不可遏的渔夫!说真的,我们寡不敌众。”

“不会太久的。”索林神秘地笑了笑。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巴金斯老爷,”索林缓缓地朝他走近,“永远不要低估矮人。”

“我们既然收回了埃尔伯,现在,我们要守护它。”索林看着他的伙伴,离开了高地。

奇力觉得这一回来孤山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要是可以跟莱戈拉斯一起行动在之后的战斗里可能还会占一些先机。奇力看着远方——我必须离开这里。

 

 

“他一毛不拔。”巴德说道。

“真遗憾,”瑟兰迪尔说道,“不过你也尽力了。”

“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宁可开战?!”正当巴德疑惑的时候,矮人们撬起外面雕像的头部摧毁了通往石门的唯一一座桥。

“跟他们理论就是对牛弹琴,和他们只能来硬的。”瑟兰迪尔拔出了自己的佩剑,仔细端详着。看着瑟兰迪尔的强硬,巴德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黎明时分,开始进攻,”瑟兰迪尔说着,转身离开,“你与我们一道吗?”


【奇莱】You lie.

42.

“苍穹下,精灵众王的其三……”

“石殿中,矮人诸侯得其七……”

抱着身受重伤的甘道夫的凯兰崔尔停下脚步,不自觉地接下了之后的话:“尘世间,必死凡人得其九……”

凯兰崔尔震惊地看着围绕着自己的九个戒灵,慢慢地后退,将甘道夫放在了地上。

“你无法和魔影战斗,即便此刻,你也在消逝。如一束光……被黑暗孤立。”

凯兰崔尔抬头,目光坚定地望着前方:“I am not alone.”

话音刚落,之间埃尔隆德拔剑出现在凯兰崔尔身后,而手持法杖的萨鲁曼出现在了另一侧。

一场激战在瞬间爆发。

埃尔隆德和萨鲁曼将一个又一个的剑灵击下山谷。凯兰崔尔趁他们在战斗之时,不断地呼唤着甘道夫:“米斯兰迪尔……快醒来。”

凯兰崔尔亲吻着甘道夫的额头,试图传输法力将他唤醒。很快,甘道夫有了反应,他猛地吸进了好大一口气,缓了好几秒才能将目光聚焦在凯兰崔尔的脸上。

“He’s here.”甘道夫开口道。

“Yes,”凯兰崔尔说道,“The darkness has returned.”

“甘道夫!”瑞达加斯加率领着一群野兔来到了他们身边,“甘道夫,快上来!”

甘道夫艰难地爬上座位,凯兰崔尔用手支撑着身体,对瑞达加斯加说道:“他很虚弱,此地不宜久留,这里会耗尽他的生命。”

看见甘道夫坐好后,瑞达加斯加离开对野兔们下达号令:“Go!Quickly!”

正当凯兰崔尔要投入战斗之际,甘道夫拉住了她的手:“Come with me,my lady.”

凯兰崔尔凝视着他,最终还是抽回了手,转头强势地向瑞达加斯加下达了命令:“Go!”

瑞达加斯加点头,快速地带着甘道夫离开了。凯兰崔尔虚弱地趴在地上,这时,埃尔隆德和萨鲁曼对抗戒灵的战斗也将近尾声,周围恢复了平静。

但是突然,在三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眼睛,周围响起了可怖的声音。

“开始了……东方将沦陷。安格玛王国将东山再起……”

眼睛里,热烈的火焰包裹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八个戒灵出现在了人影的后方,与烈火融为一体。

“精灵的时代至此终结,奥克统治的时代即将来临。”

埃尔隆德持剑对着这个不速之客,但是他的身躯也在微微发抖。突然,凯兰崔尔幽幽站起,伸出右手,南雅①的力量散发一道光柱,那道光柱让所有的一切陷入黑暗中,只剩光柱中的光芒,而那光芒却强大得迅速地击溃了九个黑影。

凯兰崔尔站在埃尔隆德和萨鲁曼面前,身形高大得难以描述,美丽得超越生物极限,恐怖又崇高②。

凯兰崔尔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在这里没有力量,魔苟斯的奴仆。你无名无姓,无颜无面,无伤无害!你从空虚之境中来,就回空虚之境中去吧!”这像是宣告,更像是来自强大女王的命令。

凯兰崔尔话音刚落,那阵黑影与火焰就随着一声不甘的叫吼消失在了天边。而埃尔隆德和萨鲁曼也被凯兰崔尔的力量的反弹震得差点站不住脚。埃尔隆德快速地扶住了快要摔倒的凯兰崔尔。

“我们被欺骗了。”埃尔隆德说道。

凯兰崔尔在他的怀里点着头:“索隆的魂魄仍存。”

“并且遭到放逐。”萨鲁曼接过话,慢慢移步到黑影消失的方向。

“他会逃向东方。”

埃尔隆德说道:“我们必须警告刚铎。他们必须在面向魔多的城墙盯梢。”

“不,照顾好凯兰崔尔夫人,她消耗了几乎所有的法力,”萨鲁曼说道,“她的力量在消散,带她去罗斯洛瑞恩。”

“萨鲁曼殿下,我们必须将他赶尽杀绝,以除后患。”

“没有至尊魔戒,索隆不可能再度统领中土。快去吧……索隆留给我来对付。”

“我们必须前去孤山……”凯兰崔尔突然开口道。

“为什么?”埃尔隆德问道。萨鲁曼也转身不解地看着凯兰崔尔。

“刚才索隆现身时,他周围只有八个戒灵,我感受得到……另一个戒灵,前去了孤山……”凯兰崔尔断断续续地说道,“此次,索隆的力量有所不同……孤山必有大战将至。”

埃尔隆德沉吟一会,然后对萨鲁曼说道:“我将凯兰崔尔女王送去罗斯洛瑞恩后,带领一支部队前往孤山。”

萨茹曼点了点头。两人都没有听见凯兰崔尔的下一句话——“奇力,莱戈拉斯有危险……”

 

①南雅:凯兰崔尔女王所持魔戒。

②参考自《指环王》中凯兰崔尔女王带领佛罗多去观看水镜时黑化的描写。


【奇莱】You lie

41.
“Where will you go?”莱戈拉斯问迎面走来的巴德。
“There is only one place.”巴德回答道。
“史矛革死去的消息马上就会传开。”莱戈拉斯说道。
“是啊,”巴德回答。
莱戈拉斯走近巴德:“其他人也会把目光投向这里的……为了财宝,也为了这里的战略位置。”
“你都知道什么?”
“都还不确定,”莱戈拉斯将目光投向远方,“可我担心的事恐怕会发生。”
这时,陶瑞尔来到了莱戈拉斯的身边,两人结束了之前的对话。陶瑞尔问莱戈拉斯:“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一路追踪长湖镇的那个奥克,我认得它,是博格,它是毁灭者阿索格的后代。一群座狼在埃斯加洛斯外围接应它,它们往北逃走了……这些奥克有所不同,它们身上的标记我很久没见过了,是贡达巴德的标记。”
“贡达巴德?”
“那是迷雾山脉北方的一个奥克要塞……”莱戈拉斯说到一半,就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
“莱戈拉斯殿下,我带来了您父王了命令,他让您和陶瑞尔马上回到他的身边。”
陶瑞尔倒吸了一口冷气,想着,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而莱戈拉斯像是没有听到刚才的话一样,和眼前的精灵打起了招呼:“好久不见,加里安。”
加里安叹了口气,下了马,重新开口:“殿下……”
莱戈拉斯没等他说完就立马说道:“你来的刚好,我有事安排你去做。”
“可是殿下……你知道陛下的脾气。”
“我当然知道他的脾气,但是我也知道我的本心。中土危在旦夕,我无法坐视不理。为此我需要力量,加里安,你愿意帮助我吗?”
听到这番话后,加里安沉默了,而陶瑞尔出神地望着莱戈拉斯的背影,在那瞬间,陶瑞尔在莱戈拉斯的身上看到了瑟兰迪尔王的影子。
“殿下,”加里安开口道,“我加里安,听候您的差遣。”
莱戈拉斯露出了满意的微笑。“那你如何回复陛下?”
“……”见加里安面露难色,莱戈拉斯马上转移了话题:“你们两个在此地帮助长湖镇的人民转移,马上就要冬天了,他们的日子不好过。”
“那殿下你呢?”
“我要去北方——贡达巴德山。”
“你只身一人前往?”陶瑞尔惊讶地问道。
“我正是这么决定的,加里安,你若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复陛下,你就说此行你和陶瑞尔跟随我了。”莱戈拉斯说完便跃身上马,准备离开。
“陛下,你一个人前去还是太危险了。”加里安阻拦道。
“我自有打算。你们做好我给你们安排的事就好。”
陶瑞尔和加里安在原地望着莱戈拉斯驾马而去,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陶瑞尔才慢慢开口道:“我已经在殿下的身上看到了陛下的影子。”
“的确,此行让他有所成长……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敢按照他说的那样回复陛下……”
陶瑞尔有些同情地看着加里安:“是我我也不敢,会死的吧?还带嘲讽技能的那种。”
“你别说的事不关己一样啊,明明也要报告你的行程啊。”加里安抱怨道。
陶瑞尔一边帮助身旁的老人卸下重负,一边问道:“那你打算怎么说?”
“我们是被莱戈拉斯殿下强迫的?”加里安试探性地回答道。
“……我看你还是省省吧。”
“……”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完整版

想看完整版的小伙伴们戳链接w,谢谢大家的支持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0875615887111

赤羽渚【完结篇】(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他们的爱让我这个“敌人”都羡慕。——浅野学秀

第六天⑥

卧室门被猛地打开,熟悉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小渚!”

业直直地朝我走来,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摸了摸我的脸,一遍又一遍地问我:“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摇了摇头,轻轻地回答道:“没有。”这个时候,我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爱美,她没有进来,抱歉地冲我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在业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他看见了摆在书桌上的东西。业的眼神突然变冷,眯了眯眸子,有些不善地盯着浅野,语气也十分的危险:“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告诉他的吗。不仅是爱美,连你也要妨碍我吗?”

“呃……”被抓了个现行的浅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将目光转向别处,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看着这样的业,我觉得十分的生气,我一把扯过他的衣领,质问道:“赤羽业!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我了!”

业和浅野都被我的举动给吓住了,但是浅野率先反应过来,离开了房间然后带上了门。业愣愣地看着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但是这不意味着你要承担一切。”我松开了手,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无力地用手撑着桌子。明明什么都记不起来,明明跟眼前的这个人的记忆都很模糊,但是看到这个人眼前的这个样子,我就会觉得非常委屈。泪水无法抑制地从眼眶里流出,我慢慢地蹲了下来,用手捂住眼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太过分了……”

业慢慢地朝我靠近,然后轻轻地抱住了我:“很抱歉,小渚。”

“……”我靠在业的胸口,贪婪地嗅着属于他的味道。

业轻轻地蹭了蹭我的头发,自顾自地说道:“你知道我在那幢着火的别墅找到你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吗?愤怒、无助、心疼、绝望……你就躺在那里,离我是那么的近,但无论我怎么叫你,你都没有睁开眼睛,你脆弱得像是个已经开始裂缝的瓷娃娃。我在那个时候就决定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我们马上对你进行治疗,你也醒了过来,但是你却停留在了过去,并且一个人,永远地停留在了过去。我们的确对此感到绝望,但是在后来我认为,这可能是让你远离危险生活的一个最好的方法,而我也有能力一直照顾你。”

抱着我的业开始颤抖了起来:“很抱歉,小渚……我,我只是太爱你了,太害怕失去你了。而且我对自己也不够自信,我已经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了太多的压力,我不知道如果我们再重来一遍,而这一次没有了杀老师和E班那样的经历,你是否还会爱上我。”

说到这里,业仍旧在颤抖着,但却松开了抱着我的手。我意识到他想离开,立马抬起头,握住他的手,坚定地说道:“赤羽业!我潮田渚告诉你!不论我有没有失忆,不论在我失忆的那半年里发生了什么!但我清楚地知道尽管我不记得我们之前的回忆,但是在我记日记的这六天里,你绝对是我生活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存在!我每一天见到你都会很高兴;你有事瞒着我我会感觉到很难过;你有烦心的事我也会跟你一起烦;看见你和爱美聊天我也会超级吃醋。

“而发生的这一切让我意识到,我爱你根本不是因为我们曾经经历过的事还是什么其他的,爱你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本能!你在说什么害怕失去我,对自己不够自信的鬼话!赤羽业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最完美的男人!也是我的男人!”

在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之后,看着业的一脸傻样,又在我的心中点燃了一把无名火。我想都没想就凑近,狠狠地将嘴唇贴在了他的嘴唇上。业被我猛地压倒在地上,我看见业的瞳孔猛地缩小,然后马上恢复了平时的玩味的表情。我意识到事情不妙,刚想离开,但是业快我一步,用手按住我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他灵活地撬开我的牙齿,缠绕着我的舌头。我完全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办,我只感觉我的身体十分僵硬,我的脸热得发烫。业用力地吻了吻我的唇,然后结束了这个吻,笑着看着我。

“啊……你,你,我……”我猛地坐了起来,但是已经被业亲得晕到说不出话来。

业看见我这个样子,更是轻笑出声。我干脆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大声说道:“反正我就是会爱你一辈子的就是啦。”

“呵,”业也坐了起来,双手抚上我的腰,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是赤羽渚了,傻瓜。”

因为我坐在他的身上,我能感受到他的下体有明显的反应。我感觉我的脸都能冒烟了:“你你你你快点走开啦。”

“诶?”业摆出了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现在是小渚在我的身上哦,到底是谁该走哦?”

“那那那,那你快点松手……”

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浅野小心翼翼地从门缝中探出头来:“今天你们可以睡这里的,我书房还空着。”

业立马答应了下来:“啊,那真是多谢了浅野!”可是你明明刚刚还对他这么凶!我惊讶地想着,刚想拒绝。浅野就把房门全部打开,冷冷地说道:“我开玩笑的,你们快点滚出来,我有洁癖,为了帮你们这已经是极限了!”

我立马站了起来:“好的,浅野君我们这就出来。”

“哎呀,浅野别这么死板嘛,会变成秃头的。”

“承您吉言。”

……

……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赤羽业的一百九十一天❤

赤羽业意识到这一整天都有些奇怪,先是在早上被小渚毫无防备得撩到,然后十分丢脸地跑出了病房,之后的整个早上他都没脸再去看小渚。

接着就是在吃完饭之后,他接到的各种各样的电话。虽然每一通电话里所报告的不是任务完成就是工作有了进展。赤羽业在欣喜之余还有一些奇怪——这一切似乎来得太突然了。

赤羽业逐渐地感觉到不安,他立刻挂断手中的电话,然后掐掉电话线,穿上挂在衣架上的风衣,他现在得去确认一下小渚的安危。但在小渚病房的门口,赤羽业却看见了刚出来的奥田爱美。

奥田爱美自然地朝他打招呼:“嘿,业。我刚刚进去看过小渚了,他现在刚睡着。”

赤羽业的眼神逐渐变冷,奥田爱美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便问道:“业,怎么了吗?”

“原来是你,爱美。我一开始也没想到是你。”赤羽业这么说着,然后转身就要离开——他现在需要去查看这层楼的监控录像。

奥田爱美的语气也变了:“你是什么意思。你要去哪。”

赤羽业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小渚根本就不在里面,我能感觉得到。”

“……”

“不要以为只有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当我在看到你出现在这里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你真的当我没有注意到你做的那些手脚吗?”

“那你真的认为你现在做的一切是在保护小渚吗?”奥田爱美立马反问道,“让他知道真相才是最好的方法。”

“我会让他知道真相的,”赤羽业冷冷地说道,“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

“什么时候才算到了时候,等你把你的医生身份坐定?然后一辈子都不告诉他你的身份?这样下去永远到不了时候!”

“我想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用你来管,爱美。”

“赤羽业,”奥田爱美被赤羽业的这个态度给惹恼了,她很少会有这么生气的时候,“小渚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而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小渚也不希望你什么都瞒着他,独自承担这一切。”

“滴滴滴……”赤羽业拿出风衣里的手机:“你好,这里是赤羽业。”

奥田爱美不知道给赤羽业打电话的人说了什么,但是他的表情马上变得十分奇怪。

“好的,我知道了,浅野,”奥田爱美听见赤羽业焦急地给对方交代了一下小渚了近况,最后说了一句,“保护好他,不要告诉他真相。”

接着赤羽业挂断电话就朝电梯方向跑去,奥田爱美连忙追了上去:“发生什么了?”

“小渚在外面身份暴露了,有危险。浅野发现了他,先把他带回了家里,”赤羽业冷静地说道,但是奥田爱美看见他的指尖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他转头看着奥田爱美,“如果小渚出什么事了,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奥田爱美咽了口唾沫,看着逐渐打开的电梯门,喃喃自语道:“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的。”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机器也是喜欢happy ending的哦。——自律思考固定炮台

第六天⑤

“什么?”听到他的话我惊讶极了,甚至忘记甩开他的手,“和业结婚?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到底是谁?”

只见他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进一步逼问道:“这么说你患上失忆症的消息是真的了?”

“你怎么……你到底是谁?”

他没有说话,但是在看了我几秒之后,他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将我拉进了旁边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少爷,去哪。”

“回家,越快越好。”他吩咐完之后便没有理会我,而是掏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

我越看他越觉得他熟悉,他应该是我们初中的一个人,我这么想着,开始回忆今天早上我在毕业册上所看到过的东西。

“嗯是的,他现在在我这里……”

“我想起来了!你是浅野学秀!”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大家参加抢球攻防比赛的照片,那时候跟E班对抗的是A班,A班的班长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浅野听到我叫出他的名字,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稍稍挑了挑眉,继续打电话。知道眼前的人不算是敌人之后,我也稍微放松了些,只不过在我的心中有太多的疑惑——我和业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是怎么受伤的?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好不容易等浅野打完电话,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却先说话了:“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事情想问,但是先忍一下。我刚刚打电话给业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虽然业说让我保护好你,最好不要让你知道真相……”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难道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吗?而且还是毁在了业的手上……

“我也答应了,”浅野缓缓地说道,“但是我却不打算这么做。”

“嗯?”我被吓了一跳,然后试探性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选择帮我?”

浅野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们也到了浅野的家。他嘱咐道:“把帽子戴好。”

那是一幢十分豪华的别墅,我跟着浅野走进了别墅里。他一边径直往里走一边说道:“这几天我爸爸不在家,不用注意那么多礼节了,穿鞋进来就行了。”看着他这么匆忙的样子,我也快步跟了上去。

浅野带着我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卧室。他拉开书桌旁的椅子,对我说道:“过来,我给你看些东西,业应该不会那么快赶过来,毕竟小杂碎处理起来还是很麻烦的。”

只见他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笔记本和几张报纸。“这个本子是我在高中整理的关于E班的事,这些都是业告诉我的。而这些是相关的报纸。里面的内容可能有些超出正常人的理解范围,但是这些确实是你们所经历过的。”

笔记本里的内容其实不是很多,但是每一件都十分的详细,还附有照片,而且其中的每一件事我都感觉似曾相识。

“杀老师……”我不禁念出了这个名字,这个影响我们E班每个人的一生的男人的名字。泪水不自觉地从我脸庞划过,我轻轻地抹去泪水,带着鼻音问道:“那我和业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应该是我的初中同学才对,可是他为什么要对我隐瞒这些?”

“你开始记日记几天了?”浅野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反问道。

“六天了。”

浅野悠悠地说道:“那么,在这六天里,我相信你肯定注意到你对业有着一种非常不同的情感才对。”

“……”

“其实我在初中就发现了——E班里有个不男不女的蓝头发的家伙好像对业有意思。可是那时候我跟你没有过多的交集,但是我在高中在业跟我讲这些事的时候却确定了,不管你是不是对业有意思,但是那个家伙肯定喜欢你。

“在大家大学毕业之后,你受到杀老师的影响,去当了一名老师。而业去当了一名政客。”

等等,政客?我突然想到,难道那个男人所说的疯狂的政客就是指业吗?

“在大家都逐渐稳定下来之后,业开始追求你,你们也很快就在一起了。但是因为你们所经历的初中的事,你们也属于在社会上备受关注的一类人物,所以你们在一起的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但你们仍然义无反顾地前往荷兰举行了婚礼。

“但在这之后,你们受到了来自你们各自的家庭,以及社会上巨大的压力,包括你们的工作,而且特别是业的工作。于是这个时候,在不影响教师工作且在业的同意下,你开始接起了一些暗杀的单子。因为曾经接受过那只章鱼的训练,所以完成各项任务都十分游刃有余,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的生活也逐渐稳定了下来,但是,你在杀手界的名气也逐渐大了起来,有人甚至开始称呼你为第三代的‘死神’。

“就在这个时候,你和业都感觉到了危险,你也打算做完最后一单就不再踏入杀手的行业,但是就在这最后一单,你出现了意外,原因是委托人是公众人物,为了面子而隐藏了情报。你虽然完成了任务,但是当业找到你的时候,你正晕倒在一幢着火的别墅里,头部受到撞击……之后我便出国了,没怎么得到你们的消息,只不过听说你患上了失忆症,有不少人想趁这个时候除掉你,而业暂时退出了政坛。”

正当浅野说到这里的时候,楼下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浅野挑了挑眉,悠悠地说道:“他来了。”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悲剧或许是艺术,但我们都会为喜剧而努力。——三村航辉

第六天④

“咳咳……你是谁。”他手臂的力气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难以呼吸。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他的头低了低,朝我的耳朵凑近了些,我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问问你,你还记得你现在的脑袋值多少钱吗?”

他这么说着,用另一只手掀开了我的帽子,然后把帽子丢在了地上,用力地抓住我的头发。

“啊……咳咳……”来自头皮的疼痛让我失声叫了出来,但是他马上遏住我的咽喉,让我在那一瞬间无法发出声音,最后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他继续说道:“我真的很好奇你的记忆到底是恢复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你才敢出来像这样闲逛。不过令我更好奇的是那个变态政客怎么放心让你孤身一人出来。”

“变态政客……变态政客是谁?……”

“嗯?……你不知道?那这件事情真的是有意思了……”他突然开始喃喃自语道。我注意到他手臂上的力气变小了些,便迅速弓腰蓄力,用肘部狠狠地打在他的腹部上,我不出意外地听见了他吃痛的叫声。他整个人失力靠在了我的身上,我抓住他放在我脖子前的那只手臂,用力地往前一甩,他整个人就瘫在了地上。

这样的场景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熟悉,我也变得越来越冷静。我看向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他躺在地上,呻吟了好一会才有力气睁开眼睛。他睁开眼睛看向我,眼神由愤怒迅速变成了惊恐:“不……不,不!救命!”

我慢慢地走向他,他试图往巷子外爬,一边叫着:“救命!快来人啊!”

我抓住了他的腿,我发现自己不用怎么费力就能控制住他。我轻轻地勾起嘴角,将他拖入了黑暗中,我感觉我没有哪一刻能比现在还要清醒。

“不!死神!”

我不知道我在巷子里待了多久,但是他什么都没说,最后被他逮到机会服毒自尽了。我拍了拍被我弄得有些脏的衣服,慢慢地走出小巷,顺便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帽子戴上。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但又熟悉……疯狂的政客又是谁?正当我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发现街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很诡异,每隔二十米,就肯定有一个人不是普通人,像是刚刚那个人那样的人。

我拉了拉帽子,想混入人群中,离开这里然后给爱美打个电话。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拉帽子这个举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之前被我贴上标签的人突然朝我开始靠近。我咽了口唾沫,正想着该怎么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挡在了我的面前。

“嘿,Alex,能在这里碰到你真巧啊,你都没有告诉我你回国了呢!”

我有些惊讶,也注意到刚刚想朝我靠近的人因为这个人的出现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离开了。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他与业长得极像,只不过发色比业稍浅,眼睛是紫罗兰色的。

他朝周围望了望,然后拉住我的手,刚才那种泰然自若的表情消失了,只见他焦急地问道:“潮田渚,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和业去荷兰结婚了吗?”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曾经的一切,没有你们也就没有意义。——冈野日向

第六天③

车程不算长,而且车上的人员更替频繁,这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一辆绝佳的公交车,尽管这辆车也是爱美推荐的。

在到达市中心的时候,我跟随人流下了车,然后打开了爱美留下的那部手机,里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我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你好?”

“你好,这里是爱美。”

“我是渚。”

“嗯?小渚你已经到了?看来你这一路上很顺利嘛。”爱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讶。

“是很顺利。”——甚至顺利得有些不正常。

“那小渚现在想去地图上的哪里看看呢,椚丘还是先回家?”

“嗯……让我看看。”我歪着头夹着手机,用双手打开地图。但在下一秒,我就突然被撞倒在了地上。

“呃……”我手里的东西都散落在地上,周围的人也被吓了一跳,停了下来,但是那个撞我的人却连句抱歉都没有,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是故意的。我甚至没有感受到他出现在了我身边,但他就是突然撞在了我的身上。

我回过神来开始收拾掉在地上的东西,正当我疑惑周围的人怎么还没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帽子也因为刚刚的碰撞掉在了地上。我拿起地图和手机,准备戴上帽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滴……滴……滴……”还没等我自己反应过来帽子里面装了什么,我的身体就快我的反应一步将帽子甩到了一旁的水池里,然后卧倒在地上。

“Boom!”

广场上的人开始尖叫,四处逃窜,手机里一直传来爱美焦急地询问声,但我却无暇顾及这一些。我抬起头,发现将我撞到的人正站在我前面五米处的地方,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离开了。

在尖叫声和救护车混杂着的吵闹的声音下,我却清晰地听见了一个无比冷酷的声音——“目标确认。”

“小渚!你那边到底出什么事了?爆炸?”

“爱美,你等我一下。”

“什么?不行!小渚你不能私自行动……”没等爱美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我必须要追上那个人。

那个男人的步伐突然变快,应该是注意到了我在追他。看着我们两人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我意识到继续这样猛追下去是没有用的。

我沉住气,将自己的步调变得只比周围的人稍快一些。我也注意到这是一条商业街,我快速地在每家店铺搜索自己需要的东西。在一家服装店我捎走了一件黑色的外套;又顺手在下一家店拿了一顶帽子;在一家杂货店门外的架子上拿了一副没有度数的眼镜戴上;还拿了一串贴纸贴在了我的裤子上。

做完这些之后,我发现那个男人也开始慢下来了。他往后看了看,然后拐进了左边的一个小巷子。我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但是就在我拐进那个小巷的一瞬间,一只健壮的手臂就快速地从我背后伸出,抵住了我的脖颈,有一瞬间我甚至无法呼吸。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以为这样我就认不出你了吗,你真是天真了不少啊,潮田君。”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为了你们,我可以破解任何难题。——不破优月

第六天②

在看见业慢慢地瞪大眼睛,红着脸往后退并且不知道撞到多少东西最后跑出病房之后,我的心情变得十分愉悦。

不过令我惊讶的是,一直到下午我决定出发,业都没有出现。可能是突然有什么急事吧,我这么想着,但是心里却觉得十分的不安。

我看了眼钟,指针正指着两点半。我悄悄地打开病房门,然后将自己的帽子拉低,趁拐角上的摄像头转动方向的时候快步走到电梯口,然后装作是路人。

“叮”直到走进电梯这个封闭的空间,我才感觉好一些。我在裤子的口袋里发现了一部手机和一些零钱,但是手机上面写着——到了市区后才能启用。我不知道爱美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我承认我现在十分地兴奋,即使这趟出行我会有生命危险。

电梯直达一楼,我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往右拐朝后门走去。我的确不知道这座医院的构造,比如说有几个门之类的,但是在和莉樱、寿美玲喝茶的时候我曾在一楼瞥到过一楼的布局。虽然只看了一眼,但是我确实将它记在了脑海了,我自己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可疑,我还去了一趟洗手间,但却遇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人。

“坂本医生,最近什么样?”

我站在洗手台前愣了一下——坂本?这个姓好像有些耳熟?

“哈哈哈,叫我田就可以了。一会我有一个手术。”发出这个声音的人站到了我的旁边

坂本田!日记中妈妈说的我的主治医生!在这样一个不可告人的计划中遇到了一个熟人,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佯装自己在洗手。

但我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坂本田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但就在我抬头的时候,我发现对方也正盯着我看——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冰冷的水不断地从我指缝间流走,但我却没有丝毫的动作。

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正常地关上了水龙头,然后和朋友说说笑笑着离开,没有问我穿着这身衣服要去干嘛,甚至没有跟我打招呼——他冷漠的像是个陌生人。

我关上了水龙头——这不对劲,那种冷漠的感觉绝对不是错觉,这就说明坂本并不认识我,但是他却认识妈妈。我的另一个主治医生也根本不是坂本,甚至可能不是脑科医生,业他们在骗妈妈……

一阵寒意直蹿我的脊髓,业到底想隐瞒什么?为了使自己冷静下来,我用凉水洗了洗脸,然后看表,发现已经两点五十五了。我长吁一口气,然后快步朝后门走去。

当我赶到的时候,发现门卫刚好朝另一个方向离开。我在拐角处稍微停了一会,留意着周围的情况,直到三点十分,才用钥匙打开了后门,离开了医院。

门外并没有什么人,我打开爱美给我准备的地图,准备前往车站。在地图上我发现医院周围有一些旅游景点,于是我装作一个游客慢慢地来到了车站,并且我发现对于这类事情我好像意外地擅长。

越往车站走,周围的人也越多,我也就越不适应。为了方便,我把长发塞进了帽子里,但是还是会听到“你猜那家伙是男的还是女的”这样的议论声,虽然他们真的很小声。我将帽子往下拉了拉——这一路上似乎太容易,或者说……太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