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赤羽渚(原著延伸,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跟他们一起做事,总是比飙车还刺激。——吉田大成

第五天⑤

“所以,小渚是准备去哪呢?”业的笑容有些微冷,慢慢地朝我靠近。

我强迫着自己迎上他没有丝毫笑意的目光:“我只是想四处走走。”

“走去哪呢?”他追问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我突然想起了有希子给我的那张照片,不论那张照片是真是假,但是只要我一想到眼前的这个我一直信任的人有一直在欺骗我的嫌疑,我就感觉有些恼怒。我说话的语调也不自觉地提高了起来:“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业愣了愣,显然是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我趁他愣神的时候快步绕过了他,等我走出病房后小跑了几步,却发现他并没有追上来。我在电梯口停下来,稍微喘了口气,在放松之余同时感到有些失落。

“叮”

我走进电梯,然后按了“2”。电梯很快就到了,快得有些不自然。我压下心中的不安,慢慢地走到了209病房的门口。

里面没有人。

当我离209病房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里面并没有人。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迟到了吗?应该没有吧……我这么想着,轻轻地推开了病房门。

这是一间双人病房。窗户开着,两张病床之间的帘子因为窗外的风而轻轻荡漾。而我也能透过帘子清楚地看到在里面的那张病床上放着什么东西。

我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然后朝里面走去。里面的那张病床上放着一封信和一支玫瑰。我坐在那张床上,轻轻地拆开了信封。

“你好,亲爱的小渚

我的名字叫奥田爱美,你的一个曾经与你同在E班的同学。

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我也知道在这种方法下你的记忆根本不可能完全恢复,他们想让你忘记一些东西。

他们想把你放在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下,让你不受到任何的危险。但其实,这种方法会伤害到很多人。所以,我和另外的一部分人决定采用另一种不同的方法来帮助你恢复记忆。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回去之后,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奥田爱美”

我慢慢地将信折好,放回了原位。我拿起那支玫瑰,却不小心被玫瑰上的刺扎到了手,但是我没有松手。血液慢慢地从伤口处流出,我看着血液的轨迹,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油然而生。

带刺的玫瑰,这是否意味着充满危险的真相呢。我转动着玫瑰,然后将它丢在了病床上。吮吸着手指上的伤口,走出了病房——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我回到我的病房,却意外地发现业正坐在我的床上。他并没有看向我,但是我能确定他肯定知道我回来了。他突然开口道:“小渚知道可以用什么词来形容聪明人吗?”

“……”我没有说话。

他慢慢地转头看向我,然后轻轻地吐出了一个词:“可悲。”

他站起身,朝我走来:“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就像是在下一盘棋,每个人都是这棋盘中的一个棋子。大部分棋子都比较无知,总是任人摆布。但在这其中,也存在着聪明的棋子,他们看懂了下棋的规则,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或是怎么走才能赢……”

业稍微一低眼,看见了我指尖的伤口,我的手指因为他的目光而稍微颤抖了一下。他温柔地牵起我的手,用他带茧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我的手指,冷冷地说道:“但他们也终究是棋子而已。”

他放下了我的手,朝我笑了笑,这个笑是带有笑意的,但是在这其中也包含着很多其他的东西,例如说痛苦,自嘲,或是伤感……他走到门口,背对着我:“聪明的人能看透棋局,但却不能改变整盘棋的结局,所以聪明人只能给自己品添烦恼罢了。”

“那你觉得,下棋的人又是谁呢。”我轻轻问道。

业刚想离开,但是在听到我这句话之后,又停住了。他轻笑了一声,然后回头冲我露出一个饶有趣味的微笑,有些坏心眼地说道:“我想,大概是真相吧。”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