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赤羽渚(原著延伸w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如果我不能帮助他们,那我的身份和我这么多年来的奋斗仿佛都没有了意义。——木村正义

第三天①

现在我的眼前坐着的两个人就是杉野友人和木村正义。虽然今天早上一醒来还是经历了害怕和恐惧,但是不得不说日记和及时出现的业帮了我很大的忙。

杉野和木村来得意外得早,我还处在一个有些慌乱的状态。杉野是一个有着深蓝色头发,蓝色大眼睛的男人,皮肤偏黑,很爱笑,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而木村的长相则是更为普通些,五官很端正,发色偏浅。不过现在看来,木村的精神状态好像不是很好。我有些担忧地看着头正一点一点地往下低的木村,想杉野问道:“木村他……没事吧?”

杉野也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叹了口气:“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正义一家都是警察,最近刚好有一个很严重的案子。不过一听到渚你恢复了一点记忆,他就硬抽出了时间来看你哟。”

“啊……这样啊。”我看着头已经要趴到病床上的木村,心里有点感动。然后我说道:“那让木村在我的病床上先睡一会吧,我想出去看看。”

杉野的神色突然变得很为难,他用手摸着额头,试探性地问道:“渚很想出去吗?”

“诶?”我被他的语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我回答道,“也不是很想啦……难道不能出去吗?”

杉野这时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话里的不对劲,连忙摆摆手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木村醒来如果没看见我们的话说不定会感觉很挫败。”

“挫败?”我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我觉得这个词有点新颖。

“嗯,对,”杉野摸了摸下巴,像是在纠结怎么想我解释为什么要用这个词,“就是正义他难得能抽出时间来看你,而自己却睡着了,这么宝贵的机会被自己浪费了正义一定会很挫败的。”

“这样啊,那我们一会早点回来就好了吧?”我问道。

“嗯,没错。”我突然发现杉野的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我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继续问道:“那我们走吧?”

“好,”杉野猛地站了起来,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有些慌乱地看着周围。

我也拉开被子,离开了病床。当我走到杉野身边的时候,我像是提醒他一样说了一句:“我们把木村搬到床上去吧。”

杉野笑着说了句“好”,但是我却觉得那个笑容非常的勉强,甚至有一点害怕?

当我们把木村搬到床上去的时候,木村的手指动了动,但像是感受到周围的气息都非常的熟悉,便睡了下去。在我帮木村盖好被子之后,我发现杉野站在门口,背后的白衬衫全部被打湿了。

“杉野?”

“嗯?”杉野猛地转头,脸上还是那样的笑,“怎么了?”

“你好像状态不太好?”我担忧地问道。

“没有没有,”杉野立刻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今天有点热。我没事的,走吧?”杉野说完,打开了病房的门。

我和杉野一起走出了病房,还没有走出五米,身后就传来了熟悉、令我有些高兴的声音:“杉野~君。”

我刚想转头却发现杉野僵在了原地,夸张地打了一个冷战。然后在我担忧的目光下,杉野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僵硬地转身,杉野虽然笑着,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业一步一步地朝我们走进,皮鞋打在地上清脆地声音让我身旁的杉野开始颤抖。业将左手放在了杉野的左肩上,笑着说道:“从很久以前开始,杉野~君就不是很听我的话呢~”



附送杉野飚泪草图一张hhhh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