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奇莱】You lie(奇力重生)

20.
在半夜,还没入睡的奇力就听到了换皮人比翁的声音——他喘着粗气,走进了房子。奇力的身体意外的放松,唯有神经紧绷的比尔博目不转睛地盯着比翁的方向。
第二天一早,矮人们都安静地坐在了桌旁,比翁则拿着一个杯子给他们倒着牛奶。比尔博过了好一会才醒,这时,他们的谈话也才刚刚开始。
“这么说你就是那个叫橡木盾的。”比翁在给菲力倒完一杯牛奶后,这么问道。但他的语气没有一丝起伏,像是在陈述一件事一般。他也不等索林回答,继续说道:“告诉我,毁灭者阿索格为何要追杀你。”
“你是怎么知道阿索格的。”索林波澜不惊地反问道。
“我的族人是这片山中最早的居民,早在兽人南下之前,我大多数的家人都被毁灭者杀害。还有一些被奴役,不为干活,你们知道吗,而为消遣。囚禁换皮人,折磨他们,似乎能让他得到乐趣。”
“还有其他和你一样的人?”比尔博问道。
比翁轻叹了口气,回答道:“曾经有许多。”
“现在呢?”
“现在只剩一个了。”听到这个回答,站在远处的甘道夫抬眼看了看这边的情况,表情捉摸不透。倒是比尔博的脸僵住了。
比翁换了一个话题:“你们要在秋末之前到达那座山?”
“杜林之日前。”甘道夫回答道。
“是的。”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比翁淡淡地说道。
“因此我们必须穿过幽暗密林。”甘道夫说道。
“一股黑暗之力正藏匿于那片森林,腐朽之物匍匐于林木之下,莫瑞亚的兽人和多尔哥多的死灵法师结盟。除非迫不得已,我不会冒险进入那里。”
“我们会取道精灵之路,那条小道仍然安全。”甘道夫的话音刚落,矮人们的表情都各有变化。
“安全?幽暗密林的林地精灵却更加危险。”就在比翁说这句话的时候,甘道夫注意到索林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比翁也随着甘道夫的视线所望去,继而补充道:“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索林闻声回头:“Whatdo you mean.”
“这片土地满是兽人,数量还在不断增加,而你们徒步前进。不可能活着到达那片森林。”比翁说完,慢慢站起:“我不喜欢矮人,他们贪婪而漠视,对认作弱小的其他生物漠不关心。”他说着,抓起了德瓦林手边的一只小白鼠,握在手上。
比翁走到索林的身边,沉默了一会,说道:“但我更痛恨兽人。你们需要什么。”
眨眼间,矮人们已全副武装,骑上了马准备出发。“走吧,趁还有日光猎手们已不远了。”比翁说道。
这是一段看似安全的旅程,一路上都没有敌人出现。但奇力和其他矮人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说不定现在慢了一秒,下一秒就会有半兽人在周围突然出现。
他们用飞快的速度到达的森林的边缘。甘道夫下了马,走到一个用树随意组成的门前,喃喃道:“精灵之门。”
随即他转身对矮人们说道:“这就是我们穿过幽暗密林要走的小道。”
德瓦林环顾四周:“没有兽人的影子,好运垂青了我们。”
听到这句话,甘道夫思考了一下。微微抬头,看见了那边山坡上的一只巨熊,便说道:“松开小马,让它们回到主人身边去。”
比尔博走进甘道夫,说道:“这片森林,感觉……不健康。”随即他又补充道:“好像有什么疾病在笼罩着它,没有路可以绕过它吗?”
“除非我们往北走两百公里,或者往南走两倍的距离。”甘道夫说完,就进入了森林。留下比尔博一个人不安地环顾着周围。
比尔博的手慢慢地滑进自己的口袋,抚摸着那枚戒指,好像有什么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奇力注意到了比尔博这边诡异的气氛,快步走了过来,拍了拍比尔博的肩,问道:“What’s wrong?”
比尔博被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拿了出来,回答道:“Nothing.”
奇力说道:“如果你在担心或者纠结些什么,不妨做一些其他的事来转移注意力。呃……比如说……”
“比如说什么?”比尔博顺着他的话问道。
“比如说给你剑起个名字。”
“噢,这倒是……”比尔博皱了皱眉头,还没想好该怎么形容这件事,就听见了甘道夫着急的声音:“别放开我的马!我需要它!”
比尔博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甘道夫的身上,他目瞪口呆地问道:“你不会要离开我们吧?”
甘道夫抱歉地看着比尔博,回答道:“这是迫不得已。”就在甘道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又转头看了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霍比特人,说道:“你变了,比尔博·巴金斯。你已经不是从夏尔出发时的那个霍比特人了。”
比尔博立马说道:“我正想告诉你。我在哥布林的地道里找到了一样东西。”
“找到了什么?”甘道夫眯着眼睛问道,“你找到了什么?”甘道夫的语气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比尔博微微一笑,然后回答道:“My courage.”说完,他的手也从口袋里放了出来。
“好,那很好。”甘道夫回答道。“你会需要它的,奇力,照顾好比尔博。”甘道夫突然说道,被点到的奇力也十分的手足无措。
留下这句话,甘道夫就走开了:“我会在埃雷波山坡前的瞭望处等你们。”
天上下起了雨。
“保管好地图和钥匙。”甘道夫在经过索林的时候,对他说道:“没我在不要进山。”索林没有回答。
甘道夫牵着马,说道:“这已不是往昔的绿林,林中的空气弥漫着幻影。它会试图进入你们的思想,带你们误入歧途。”说完,甘道夫骑上了马。
“带我们误入歧途?”比尔博疑惑地重复了一遍,“那是什么意思?”
“你们必须沿着小道,别离开它。一旦离开,就再也找不到了。”甘道夫转身离开:“无论发生什么,沿着小道!”
索林没有回应,只是示意着大家进入密林:“来吧,我们必须在杜林之日,太阳落山前进山。”
“杜林之日。”
“Let’s go.”
索林补充道:“这是我们找到密门的唯一机会。”
进入密林后,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小道拐向了这边。”这里没有阳光能照射进来,他们在昏暗的密林里一直走着,到底走了多久,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好像走了好久好久。分不清白天与黑夜,到后来,甚至连小道的方向都分得不怎么清楚了。
“空气,我需要空气。”
“我的脑袋,转个不停。”
“发生了什么?”矮人们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
发现队伍停下了,索林说道:“继续走。”然后走到第一个诺力的身边问道:“诺力,为什么停下了?”
诺力指了指前方:“小道,它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
“我们找不到小道了。”
“找到它,大家快去找!去找小道。”
矮人们开始盲目地在森林里寻找着小道:“我不记得我来过这了。”
“一切都毫无印象。”巴林说道。
“一定是这里。”
“什么时候了?”
比尔博累了,他坐在树边,注意力被树上的蜘蛛网所吸引。他慢慢地伸出手,弹了弹蜘蛛网。神奇的是,周围的蜘蛛网随着一起颤动,不断地向上,传到了远方。比尔博望着周围,重复了一下自己动作。
再次出发的时候,比尔博出现了幻觉,他看到了他自己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自己。矮人们捡到了一个烟草包——毫无疑问,那就是他们的。但他们的思绪已经混乱不清,开始了争吵。
“我们看不到太阳了!”一个矮人说道。
太阳,比尔博慢慢抬头,我们必须找到太阳。比尔博敲了敲自己脑袋:“上去,我们得……爬上树冠顶去。”但这时,没有人愿意听比尔博说话,矮人们已经有要开始打起来的趋势。
“那是什么?”索林盯着一个地方,喃喃道。随即他大吼道:“够了!安静!全都安静!”矮人们勉强停了下来。索林盯着他们,说道:“我们被监视了。”
矮人们被巨型蜘蛛袭击了。被蜘蛛网包裹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奇力在蜘蛛网内扭动着——他承认自己实在是技不如人,虽然对方不是“人”,不过再次被抓住实在是让他觉得十分懊恼。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了网外不寻常的骚动——应该是比尔博来了,他想。
接着,奇力听到了剑不断划破网的声音,他开始下落了。矮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落到了地上,“你还好吗,波佛?”“我没事,快救我出来!”矮人们开始挣脱网的束缚,获得了自由。
“比尔博在哪?”
“我在上面!”
但矮人们只听到了这样一句话,比尔博就没了声。但这时他们也无暇顾及太多,因为他们的身后涌来了一大波蜘蛛。他们很快就被蜘蛛包围了——他们开始了混战。“索林!杀了它们!”
“上!”
“小心!兄弟!”
矮人们好不容易冲出了蜘蛛的包围,但蜘蛛们没有放弃,一个又一个的在他们的面前从天而降。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吸引了为首的索林和一只等待着的奇力的注意。
那是一个金发精灵。他在树上奔跑,猛地向上跳跃,用力拉着白色的蜘蛛丝,旋转而下,借力猛地落在正下方的蜘蛛身上。蜘蛛猝不及防,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跟随着周围的落叶一起向下滑去。但他并没有太过于“留恋”一只蜘蛛,他跳到地面,从几条挡路的树干下滑过,拿着手中的刀,滑到了另一只蜘蛛的腹下,他顺势拿起刀,狠狠地一路划开了蜘蛛的身体。
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在索林面前停下,而是利用周围的树木跳过了索林,奔向了他们的后方。但索林已经无暇顾及他了,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和周围立马出现了许多已经拉好弓的精灵。站在他们面前的红发女精灵说:“别以为我不会杀你,矮人。”
就当索林被精灵们包围的时候,他们听见了后方奇力的求救声——“Help!”
菲力惊慌地转头:“奇力!”
此时的奇力正被一只蜘蛛拉住了脚,周围又有好几只蜘蛛闻声而来。但突然,奇力就被吓得没了动作。那个金发精灵手握匕首,飞快地划开赶来的两只蜘蛛的脑袋,如行云流水一般地抽箭,拉弓,一箭了解了拉着奇力不放的那只蜘蛛。
奇力惊讶得连匕首都忘了要。只见金发精灵飞快地在背后抽出另一支箭,直接插在了在他身边不足半米远的蜘蛛。随即用匕首在斜对面的蜘蛛身上毫不留情地划出了一个十字伤口,最后将匕首猛地朝奇力的身后甩去,奇力身后正在靠近的蜘蛛发出了一声惨叫。金发精灵重新站直,拔出地上还完好的剑,收弓。一切干净利落。
奇力慢慢站起,一直盯着眼前的金发精灵,却发现对方也正看着他。奇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莱戈拉斯。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