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正如我被教导的那样,有时候我们不能对一个人过度负责。——片冈惠

第五天⑥

我静静地坐在床上,业已经离开了一个小时。在他离开之后我就马上打开了日记本,但是却发现我根本写不出任何东西——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我甚至不知道现在到底该不该思考。

我将日记本放在一旁,慢慢地走到了床边,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景色。这所医院并不位于市中心,而是处于一个较为偏僻、四周环树的地方。看来是因为医院里的人一直都比较多,所以我才会觉得这里应该离市中心挺近的。

突然,我的眼前飘过一抹红色,我的耳边响起了微弱的扣动扳机的声音,而我的身体比意识更快一步做出反应——我立马抱头蹲下。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从窗户传来的清脆的响声,我蹲着,贴着墙慢慢离开了窗户附近,直到自己与窗户之间隔着有一米的距离之后我才敢慢慢地站起来。

直到我站起来之后我才发现我的衣服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了,两眼猛地一黑,险些往前面倒去,我靠在墙上,喘着粗气。

过了好久我才感觉到窗外的那股气息消失了,我咽了口唾沫,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我重新走到了窗户旁边,看见陷在玻璃里的那颗子弹。在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迅速地出现了关于这颗子弹的所有资料——我很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甚至知道它的杀伤力有多大,更适合哪种型号的枪。我将手抚上玻璃,看来这也不是普通的玻璃。

我慢慢地拉上了窗帘,此时的我冷静得让我自己都有些惊讶,但是——我到底是谁?

我重新坐回了床上,这时远处又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还带着另外两个陌生的脚步声。

“叩叩”我稍微坐起来了些,然后说道:“请进。”

业带着灿烂的笑的脸重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但是他这时候的笑似乎掺杂着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警惕、提防,还有担忧。

我歪了歪头,装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怎么了,业?”

“没有,”他一看见我,就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恢复了平时的表情,“我一会要出去一下,然后有两个小渚以前的同学刚好一起来了,我就把她们带过来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业对朝门外说了一句:“进来吧。”

在第一个女孩子进来的时候我的直觉就告诉了我她是谁——茶紫色的头发,就是我曾经在日记里提到的跟业走的很近的那个女人,我对她没来由的有些敌意。第二个则有着褐色的长发,齐刘海,眉宇间较为英气。

第一个女人一直盯着我看,第二个女人率先朝我伸出手:“小渚,好久不见,我是片冈惠。”

我也伸出了手,握了握:“你好。”

此时第一个女人也伸出了手:“你好,小渚,我是奥田爱美,好久不见。”

听到这个名字,我猛地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她的脸。业察觉到我的不对劲,便有些着急地问道:“小渚,怎么了?”

我听到业的声音才猛地回过神来,我重新看向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只要看着业就会让我冷静下来。我摇了摇头,对他说道:“没事。”然后重新看向了奥田爱美,对她伸出手:“你好,很高兴看见你。”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