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赤羽渚(原著衍生w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虽然我做事经常不动脑子,但是保护你们我还是做得到的。——寺坂龙马
第三天③
原在班级里的存在感应该是算低的,没有中村和速水那样出色的外貌,也不如茅野和前原那样具有鲜明的特点,不过坐在这样普通平凡的原的身边,我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中村和原拿出了三份便当,说给我的那份是她们亲手做的。
我们还聊了其他很多事,比如说曾经的班主任在夏天的时候特地为了我们建了一个天然游泳池,然而老师和茅野都是旱鸭子,虽然茅野自称自己是“鱼之国”的鱼子;但是片冈惠特别擅长游泳,自称“鱼之国”的鱼鱼。而且中村还特别过分地说她是在和我一起游过泳之后才敢确定我是男生的。听说那时候自己有些惊讶地对她们说了一句:“事到如今还说这个!?”
最令我惊讶的是在相册里不论是哪张照片都非常淑女非常有气质的神崎有希子居然有偶尔会去烫头然后随便逛逛夜店的习惯,而且听说她本人称这个是她的放松方式。
还有看起来就别具特色的狭间绮罗罗,曾参加过多次试胆大会,并且得到了试胆大会日本代表的绰号。
不过让我最为感兴趣的还是我们的那位老师,不论是帮我们辅导,还是帮我们取得了能够去伏魔岛的机会,其中的内容我都极为好奇。
“话说,那位老师叫什么呢?”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数学老师是个严肃的男人,叫乌间惟臣;英语老师是个阅历丰富并且十分性感,特别是对付男人十分得心应手的女人,叫伊莉娜耶拉比琪,不过为了方便我们一直称呼她为比琪老师。不过据中村和原说比琪老师一面对乌间老师,就会变得十分不成熟,虽然他们现在在一起很幸福就是了。不过我现在还对我们的班主任不是很了解。
中村和原沉默了一下,然后中村开口了,中村的声音非常明亮清脆:“姓杀哟。”
诶?我歪了歪头,有些茫然地重复了一遍:“杀?”
“恩,”原也开口了,“杀老师,我们都是这么称呼他的。”
“他一开始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来E班教书的,这个名字是茅野取的。”中村补充道。
“不过杀老师最后自己也说这个名字与他原本的称呼相比要有意义的多。”
原一说完中村就立马接过话,打开了下一个话题:“小渚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这么崇拜杀老师啊,怪不得一毕业就去当了老师呢。”
“诶?我的职业是老师吗?”虽然我自己有做猜测,不过在知道真相之后我还是有些吃惊。
“是啊,”原喝了一口茶,笑了起来,“哈哈不过小渚第一次实习当老师的经历很惨哦。被分到了一个全是小混混的班级,一开始真的是把你折腾得要死要活的。”
“诶诶诶!?!?!?”我完全无法想象在那样的环境下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难道我的失忆症是我的学生害的?我不禁开始这样怀疑。
“哈哈哈哈,”中村也笑了起来,“不过小渚很厉害哦,把他们教得很好,简直就像得了杀老师的真传一样。估计那个学校里面的所有人看小渚都是由幸灾乐祸变为了惊讶吧?这样想想心情还真是舒畅。”
“啊?我有这么厉害吗?……”然而此时我的内心依旧是凌乱的——完全想象无能啊。
“小渚做很多事都很厉害的,只是你以前一直没发现而已。”中村这么说道。
原像是十分赞同中村说的话一般,用力地点了点头:“自从杀老师来了之后,就带着我们尝试了很多不同的事,那位老师真的十分优秀,他不会在一条对我们来说走不通的路上让我们乱闯,他会依据每个学生不同的特点来让他们发掘属于自己的道路。”
“啊,好厉害……”说真的,只是这样听起来我都有些无法抑制心中对那位老师的向往,更别说他曾经指导我们的时候,我对他是有多么的崇拜了。
“……”三人之间突然就沉默了下来,中村和原的视线都看着远方,像是在回忆曾经的那份美好一般。
我虽然并不想打破这温馨安静的气氛,但是我却总觉得,在我的记忆里,应该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人的存在才对。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