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奇莱】You lie(奇力重生)

25.

说实话,对于莱戈拉斯来说,外面的世界要比今天的宴会有趣多了。现在,他正拿着吃的和酒,好奇地坐在奇力的牢房外,兴奋地看着搞不清楚状况的奇力。

“呃,你……你不是去宴会了吗?”奇力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毕竟这个小精灵只离开了十分钟都不到。

莱戈拉斯熟练地倒好两杯酒,并把其中一杯递给了奇力:“因为现在我对小矮人比较感兴趣。”

听到这句话,奇力伸向门外拿酒杯的手僵了僵,随后挑了挑眉:“我可以把这当做是夸奖吗?”

莱戈拉斯也学着他的样子挑了挑眉:“Why not?”

莱戈拉斯刚刚去宴会的这一小段时间里,其实一路上被灌了不少的酒。在奇力的眼里,莱戈拉斯的脸有些红,淡红一直延伸到了耳尖,耳朵的旁边的小辫子有些微乱,他露出一小截洁白的牙齿,有些无法控制地一直对着奇力傻笑,而他笑到微弯的眼睛里,正亮着光。奇力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样子,真是怎么看就怎么好看。

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一跳的奇力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连忙喝了一口酒。

莱戈拉斯盯着奇力,有些自豪地问道:“这是从长湖镇运来的酒,好喝吧?”

“嗯,”奇力应了一声——这的确比他们在赶路的时候喝的酒好的多,“你们跟长湖镇的居民关系很好吗?”

“嗯,贸易频繁。ADA喜欢他们那的酒,他们对ADA给的钱也很满意,不过听说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喜欢看精灵。”

奇力一边点了点头,一边朝莱戈拉斯坐近了些,举了举酒杯:“这倒是可以理解。”

“是因为精灵对他们来说很神秘吗?”

“嗯……这算其中一个原因吧,”奇力喝了一口酒,看向了莱戈拉斯,却发现莱戈拉斯的两眼中闪着微弱的光芒,奇力有些不自觉地继续说道,“不过有些精灵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美。”

莱戈拉斯歪了歪头,眉头微微皱起——他其实并不是很明白这句话。

奇力看着莱戈拉斯茫然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说的话对于莱戈拉斯来说有理解上的障碍。他思考了一下,但居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句话。奇力偷偷瞄了莱戈拉斯一眼,看着莱戈拉斯精致的面孔,最后干脆放弃了挣扎——奇力长叹一声:“我的意思是说你长得很漂亮。”

“Excuse me?”莱戈拉斯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噢,亲爱的奇力,你的这句话对于男精灵来说可不是夸奖。精灵也像人类一样,女精灵喜欢被夸漂亮,而男精灵更多的也是喜欢被夸帅气。”莱戈拉斯说着,摆出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看着奇力。

奇力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莱戈拉斯继续说:“ADA出去外交的时候也经常会被夸长得好看,他虽然不是很高兴,但是ADA说想要人类真实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其实是很难的。所以ADA看在对方是在真心地赞美他,也就没有让对方太难堪。”

奇力思考了一下,然后认真地看向莱戈拉斯:“你杀蜘蛛的时候特别帅。”

但莱戈拉斯并没有露出奇力所预料的高兴的表情,反而有些失望:“Only these?”

奇力迟疑地点了点头——不过迟钝的他也感觉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莱戈拉斯有些懊恼地说:“噢,我还以为四处游历,见多识广的小矮人夸赞别人也能用很多我从未听说过的词语呢!”但他那双敛着潋滟波光的蓝眸却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

奇力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到整个人都止不住地颤抖。他一边笑,一边回答说:“即使是四处游历,见多识广的小矮人看见这么帅气的小精灵也会忘记那些曾经所听说过的乱七八糟的词语的!”

奇力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不过莱戈拉斯大笑的样子倒是比奇力文静得多。

而在楼下——

正思考着究竟该怎么逃出去的巴林推了推一旁睡得正香的德瓦林,疑惑地问道:“噢我的天啊,你快听听这笑声是奇力的吗?”

德瓦林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迷迷糊糊地回答道:“怎么可能,你是幻听了吧。”

巴林静下心来仔细听了听,却发现那个笑声消失了。巴林无奈地摸了摸头——看来自己的确挺想那个最会傻笑的小伙子了。

至于陶瑞尔,她最终还是斗不过加里安的死缠烂打,留在宴会和其他精灵拼起了酒。不过现在如果忽略她旁边一大片醉倒的精灵的话,加里安还是很愿意上去跟她聊天的。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