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赤羽渚(原著向,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失踪人口回归,考完试了,其他坑也会慢慢恢复更新pwq

他们总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即使其中一个忘记了这些。——竹林孝太郎

第二天②

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我的心思却总往门外飘去。在知道了医生的名字之后,我的心里仿佛凭空出现了一个疙瘩,不大不小,却难以忽略。我心中的疑惑一直困扰着我——坂本田真的是“医生”吗?

我失去了记忆,现在没有人能帮助我,我突然这么想着,他们每一个人都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说假话。想到这里,再想到曾经的妈妈,我的内心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现在我只能靠自己。

我趁妈妈还没有注意到我的不对劲,用双手抱住了头并且尖叫了起来:“啊……!我的头!”

说实话,我突然爆发的临场的演技让我自己都有些害怕,毫无防备的妈妈自然是被我吓的不轻——“小渚?小渚你怎么了!?”

“头……我的头好痛!……”我不住地在床上翻滚着,因为一直持续着大幅度的动作,额头上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但此时的我清醒地明白这一切都是对我有利的。

“头痛?……啊……怎么办怎么办!噢!对了!我去叫医生!小渚你再坚持一下!我这就去叫医生!”妈妈慌张地说完就立马冲出了病房。

直到确定妈妈跑远了之后,我才放松自己,瘫在病床上。抚上自己因剧烈运动而尚未平静下来的胸口——马上就要揭晓真相了。

挂在墙上的钟滴滴答答的响着,很快,我就听到了妈妈回来的声音。我马上翻身侧卧着,装作昏迷的样子。

我感觉到妈妈的声音正在朝我靠近,并且轻轻地摇晃了我一下:“小渚,小渚?你怎么样了?”

我仍旧闭着眼睛,等着他们下一步的动作。妈妈看我没有反应,便朝医生开口道:“医生……”但妈妈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感受到另一个陌生的气息正在朝我靠近——那绝不是“医生”。这个气息太过于沉稳严肃了,不过这倒是让我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坂本田不是“医生”。

接着,一个陌生的声音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没事的,只是最近我们对于潮田君的病情采取了进一步的措施。根据这些天的观察,他能记住的东西比以前要多,所以大脑可能会比以往更容易疲倦。”

“啊?……”妈妈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不会对孩子的身体有什么影响吧?”

“不会的,多休息就好了。要不你今天先回去,让潮田君好好休息一下,下次再来看他?”

病房里沉默了一会——妈妈应该是在犹豫。过了一会才重新响起妈妈的声音:“那好吧,那我下次再来。”

“好,有什么话想留给潮田君的吗,我可以帮你转达。”

“嗯……告诉他过几天爸爸回来看他。对了,记得提醒他妈妈和爸爸已经复合了,还有让他好好休息。”

爸爸妈妈复合了?听到这里,我的内心还是有些欣喜的——我又有家了。

“就这些吗?”

“是的,谢谢医生,请务必照顾好这个孩子。”

“这是当然,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感受到两人正在朝门口移动,我微微睁开了眼睛——站在妈妈旁边的是一个平头的中年男子,长相和蔼憨厚。像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男子的目光朝我瞟了过来,我立马闭上了眼睛,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眼皮因为闭眼太快还有些颤抖。

庆幸的是,他们很快就离开了。我如释负重地伸展着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医生”很快就会来的。在略微“漫长”的等待的过程中,我开始玩起了自己的手——中指和食指上有厚厚的茧。中指……我看着自己的手,坐了起来,说不定我从事着跟笔有关的职业,我这么想着,像是赞同自己似的点了点头。但食指……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各式各样的枪的画面,我被这一闪而过的画面吓了一跳,但我的心里却丝毫没有恐惧。

“小渚?”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我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但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之后我马上缓过神来:“医生……”

“刚刚看你想得很认真,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进来的。”医生朝我走来,顺势坐在了我的床边:“你想起什么了?”我看向医生,却发现他的眼神不同于以前,眼睛深处多了一丝试探的意味——医生到底希不希望我想起些什么?我突然就拿不准主意了。

所以我只是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回答道:“没有呢。”

医生身子往后仰了些,金黄色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哦?”然后思考了一下,补充道:“没事,我们可以慢慢来。”

“嗯……医生?”

“怎么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看着他——我觉得他的回答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他一开始有些微愣,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他轻轻地勾起嘴角,将右手食指轻轻地放在了我的下唇上,我也莫名地没有躲闪。

他微白的双唇慢慢地一张一合:“赤羽,赤羽业。”

他看着仍在冲他发呆我,眸子里的笑意逐渐加深,歪了歪头,笑着问道:“记住了吗?”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