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赤羽渚(原著延伸w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缺点可以改,而弱点却是致命的。他的“弱点”如今一无所知。——千叶龙之介

第二天①

猛地睁眼,头痛欲裂。我不禁用指尖轻轻地按压着正不断跳动着的太阳穴。可是,这是哪?

我轻轻放下手,慢慢地抚摸着在记忆里陌生,但身体却又无比熟悉的床单。慌张、恐惧、孤独。这一切早已无法概括我此时的心情,鼻子莫名地有些发酸,我仰起头——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我渐渐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重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正当我拉开被子,准备走下床的时候,地上的一本笔记本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本笔记本明明是暗沉的棕色,但现在在我的视线里却无比的扎眼,无法忽略。

我捡起笔记本,慢慢地翻开第一页,第一页只有两句话,简短却又十分令人信服的两句话——你叫潮田渚,你得了失忆症。

我翻开第二页,里面介绍了我目前的病情,一直是用的“你”。而到第三页,称呼就变回“我”了——讲述我所遇到的事。

我看得很慢,很认真,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等我看完这并不长的几页字的时候,窗外已经开始下起了雨。雨滴打在窗户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但即使如此,我还是能清楚地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莫名的有些紧张,我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然后下意识地瞟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九点了。

门缓缓地被打开,首先闯入视线的是一头火红的短发,随后传来的是语气上扬的声音:“早上好!小渚今天感觉怎么样呢?”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毫不顾忌的男人,有些愣神——他真的是跟“自己”描写的样子差不多呢。我顿了顿,然后回答道:“早上好,医生。今天感觉……嗯,还算不错吧。”

“那就好,”医生径直地朝我走来,“一会你的妈妈就要过来了。”

“啊。”听到这个消息,我失声叫了出来。

医生用他带着笑意的金黄色的眸子盯着我,对我说道:“不用紧张,你和你妈妈相处得很好。”

真的吗?我低下了头,这么想着。随后我抬头想问医生我在笔记本中想问的问题,却发现医生正慌乱地环顾着四周。他在紧张,这样的一个念头猛地从我的脑海里闪现。但是——为什么?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脑子里没有答案。等我重新看向医生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刚刚紧张的神色不复存在,与其说是不复存在,不如说是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我缓缓地开口:“医生。”

听见声音,他立马转向了我:“嗯?”快得有些不自然。

“你还好吗?”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惊讶却又夹杂着欢喜的神色,但这两者都只是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嗯,谢谢小渚的关心,我很好哦。”

说完,医生就朝门口走去,他拉开门,然后回头对我说道:“我就先不打扰小渚和亲人的会面了,等小渚的妈妈走了我再来哟~一会见。”接着他朝我招了招手,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听着那越走越远的脚步声,莫名的,心里有些失落。我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今天,与医生相见了七分钟。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门外才重新传来脚步声。而那脚步声——匆忙、急切、沉重,手里好像拿了不少东西。应该是妈妈吧,我这么想着,神色有些黯淡了下来。

门猛地被推开,一个略带陌生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看着我,愣住了。我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一时间,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开口道:“妈妈。”直到开口,我才发现,我的声音早已带着哭腔,眼眶一热,泪水猛地划过了脸庞。

女人手里拿着的东西猛地跌落在地,她缓缓地朝我走近,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用手抚上的背,感受着她的泪水浸湿我的衣领——妈妈瘦了好多。

等两个人都缓过劲来之后,妈妈连忙背向我,一边慌张地擦去眼泪,一边故作自然地去收拾她给我带来的东西:“小渚,我给你带了衣服,还有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

“谢谢妈妈。”我也擦掉脸上的泪水,乖巧地回应道。

“你可以给你的同学拿一点,那帮孩子真的是太善良了,帮了我们很多忙呢!”

“真的吗?那太好了!”看来矶贝他们真的没有骗我,我这么想着。

“对了对了,别忘了给医生拿一点。”

“啊……”妈妈一提到医生,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妈妈的动作停了一下,好像有些奇怪我的语气,但没有回头,只是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怎么了?”

“啊,没有,”我自顾自地摇了摇头,然后问道,“妈妈,医生他……叫什么啊?”

妈妈拿着一叠衣服放进一旁的衣柜,回答道:“姓坂本哟,全名是坂本田①。”

“板本田……”我喃喃道。好奇怪……我这么想着。

“怎么了吗,心不在焉的?”妈妈朝我走了过来。

我笑着冲她摇了摇头,但我知道我笑得有些勉强:“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太普通了,配不上那个医生罢了。

 ①坂本田为原创人物。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