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奇莱】You lie(奇力重生)

23.

陶瑞尔看见莱戈拉斯和那个奇怪的矮人正在聊天,甚至没有来宴会,想到这里她就莫名的来气。陶瑞尔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愤怒,到最后,反倒是发出了像是咬牙切齿的声音:“殿下,我们都在等你。”

“啊……”莱戈拉斯猛地站了起来,露出了抱歉的表情:“抱歉,我忘了时间。”

莱戈拉斯朝奇力点了点头,然后大步地跨上了台阶,一边走一边问道:“宴会开始很久了吗?”

“不,陛下还没有来。”

听着他们的声音逐渐远去,奇力叹了口气——刚刚陶瑞尔好像面色不善地瞪了他一眼,那是错觉吗?

奇力看着手中的护身符,眼前莫名地浮现出了莱戈拉斯的身影。奇力用手抚上自己的左胸,感受着自己心脏的跳动——这究竟是索伦的黑暗力量在作祟,还是自己已经对他有了感觉?

但是当奇力一想到刚刚陶瑞尔看向他的眼神,又觉得心在痛。奇力无力地靠在墙上,迷茫地看着简陋的天花板——我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奇力听到了粗暴的关门声,他猛地坐了起来——索林被押回来了。

下方立马传来了巴林的声音:“他跟你谈条件了?”

“对。”索林的声音奇力没办法听得很清楚,便向外靠了靠,但奇力忘了索林的下一句是足够能让他听清楚的——索林提高了几个分贝,让整个山谷里都回荡着他的声音:“我叫他去死,他还有他的族人!”

巴林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像是安慰自己一般说道:“那就这样吧,谈条件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索林看向牢笼门外,像是在寻找一个身影,喃喃道:“还有别的路。”

奇力重新靠回了墙上,也无事可做,便看着门外,开始发起呆来——莱戈拉斯还会回来吗?他这么想着。

陶瑞尔把莱戈拉斯带到宴会的地方之后就离开了,她要以密林护卫队队长的身份去参见瑟兰迪尔陛下。陶瑞尔还没拐过拐角,就听见了瑟兰迪尔的声音:“你为何躲在阴暗中?”这句话差点让躲在阴暗处的比尔博现出原形。

“我前来向您报告。”不过背后突然传来的陶瑞尔的声音虽然吓了比尔博一跳,但也着实让比尔博松了口气。

瑟兰迪尔的手里拿着一杯酒,对陶瑞尔说道:“我两个月前就指示过要铲除巢穴。”

陶瑞尔一边有些焦躁地在室内不断地走来走去,一边说道:“陛下,我们按照指示,扫荡过森林,但更多的蜘蛛不断从南边移入,我们现在知道它们在多尔哥多废墟里繁衍,如果我们能斩草除根……”比尔博一边默默点头,表示赞同陶瑞尔的想法,一边朝另外一个方向移动。

“废墟在我们边界之外,你的职责是扫荡领土内的怪物。”瑟兰迪尔立马说道。

陶瑞尔还是不愿放弃,即使她十分明白瑟兰迪尔会让她怎么做,她也不愿放弃一丝希望:“就算把它们赶光,难道它们不会去侵扰其他土地?”

“其他土地不是我的问题。世界的命运,会起起落落,但在这王国中,我们能永续生存。”比尔博听着瑟兰迪尔说的话,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同时对陶瑞尔有些同情。但是看着另一边的门近在眼前,比尔博也管不了这么多,加快了脚步。

“……是,陛下。”陶瑞尔说完,刚想离开,但是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站在了原地,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么了?”瑟兰迪尔问道。

“莱戈拉斯殿下好像对一位矮人格外关心,好像叫……奇力。”听到这里,比尔博猛地收住了脚。

瑟兰迪尔有些惊讶地瞟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去:“我知道了。”比尔博转身看了看瑟兰迪尔若有所思的表情,快速离开了。不行,我得快一点了,比尔博这么想着。

等所有人(包括比尔博)都离开了之后,瑟兰迪尔旁边的水镜①里缓缓地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面孔。瑟兰迪尔喝光酒杯里的酒,慢慢地转过身但并未靠近那水镜,语气不善地开口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凯兰崔尔女王。”

 ①此水镜是凯兰崔尔女王在送给莱戈拉斯珠子的时候送给瑟兰迪尔的礼物之一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