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奇莱】You lie(奇力重生)

21.

奇力目光呆滞地看着莱戈拉斯,他觉得这一切的发展奇怪极了。而莱戈拉斯看着奇力,有些尴尬。莱戈拉斯其实很想给眼前这个小矮人一个友好的微笑,但现在他只能抽了抽嘴角,却笑不出来——这个小矮人真的是太脏了!——这对奇力来说也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他们没有对视多久,因为不一会其他的精灵就把矮人们围到了一起。莱戈拉斯也严肃了起来,逐一地搜查着矮人身上东西。

葛罗因大叫道:“快还我!那是私人物品!”

莱戈拉斯拿着手上的东西,模仿着ada的语气问道:“Who is this,your brother?”

“That is mywife!”葛罗因回答道,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怒气。

“那这个恐怖的怪物又是谁,变种半兽人?”

“那是我的儿子,金雳。”

莱戈拉斯挑了挑眉,把东西放回了他的身上——他真的不是有意冒犯这个矮人的家族的,他只是有些好奇。

“蜘蛛都死了吗?”莱戈拉斯转身用精灵语朝陶瑞尔问道。

“Yes,but morewill come.”陶瑞尔回答道,看着莱戈拉斯因这句话而皱起的眉头,补充道:“They’re growing bolder.”

莱戈拉斯思考着,走回矮人的旁边。一旁的精灵将从矮人身上搜到的剑递给了莱戈拉斯,莱戈拉斯接过一把刀,一边打量一边用精灵语说道:“上古世纪精灵宝刀,诺多所铸。”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莱戈拉斯的表情还是敬佩且向往的;下一秒钟,他的眼神就变得冰冷无比:“你是从哪弄来的?”

“Someone’sgiven to me.”索林瞪着眼前的精灵,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莱戈拉斯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他猛地挥刀,指向索林:“不仅是个贼,还是个骗子。”接着,莱戈拉斯朝其他精灵下令:“把他们带回去!”

精灵们带着矮人们轻松地穿过在矮人们看来黑暗且危险的森林。他们来到一扇巨大的石门前。莱戈拉斯站在石门口,等所有人都进去之后,他一边朝里走,一边说道:“Close the gate.”但接着,他就感受到了自己背后,风不自然的流动——他停下,转身朝后面看了看,却并未发现什么异样。

“殿下。”莱戈拉斯一进宫殿,就遇上了一脸兴奋的加里安。

“加里安,怎么了?”

“我的殿下,今天是马瑞斯伊格里斯。”

莱戈拉斯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和加里安同时说一个词:“星光节。”

加里安也露出了笑容:“今晚的宴会来吗?”

“当然!”莱戈拉斯回答道。

加里安和莱戈拉斯相互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加里安临走前对莱戈拉斯说了一句:“记得叫上陶瑞尔!”

“好的!”说完,莱戈拉斯就朝监狱走去——陶瑞尔应该会在那里给矮人们安排牢房。但等莱戈拉斯赶到监狱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只充斥着矮人们在不停地撞击着牢房的门,大声叫骂着的声音。不过这一切都因为巴林的话而停歇下来了——“别撞了!出不去的!这可不是半兽人的地牢!这是幽暗密林的地盘没有国王的许可,谁都不能离开。”

莱戈拉斯站在较为上方的楼梯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下方的矮人——他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新鲜的事物了,当然,蜘蛛被他十分嫌弃地排除在外。

然而,突然从背后传来的动静让莱戈拉斯整个人都警觉了起来——他迅速地抽出背后的刀,转身,将刀反手挡在自己胸前。但莱戈拉斯惊讶地发现自己背后只是一个牢房,而在这牢房里面的,是那个黑发的矮人。

莱戈拉斯惊讶地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奇力耸了耸肩,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奇力自己也很疑惑,自己既没有被关到原来的牢房,也不是被陶瑞尔押回来的——自从进了幽暗密林之后,这一切都乱套了。奇力想了想,然后补充道:“可能他们是想把我们都分开。”

“我们不会那么做的,这对我们来说没有必要,”莱戈拉斯说道,“你的伙伴有些是两个人关在一起的。”

“那我呢?”

“我不知道,”莱戈拉斯摇了摇头,朝他走近了些,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高处,“我在的话或许能让你和伙伴们关在一起。但是他们今天行动太快了,连我都有些惊讶。”

奇力看着眼前的精灵,突然觉得他很陌生——他在若有若无的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柔和,头发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奇力,但从他的表情和话语中,奇力看得出来他有些苦恼。

他跟奇力所知道的他完全不一样,他少了一丝自负与对人的敌意;多了一丝柔和与对万物的好奇。

这时候奇力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让他忍不住去跟莱戈拉斯说话:“最近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那应该是索伦的黑暗力量,他这么想着。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