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enjoy our youth【烈中心】第一部

16.能对你任性的也只有我!
第二天,烈豪两兄弟又变得感情很好地出现在了土屋研究所里的众人的面前。这让日本队的其他队员都松了口气,而美国、德国和意大利队则是觉得他们俩兄弟的感情好像越变越好了。
“嘿!海尔!休米怎么不在?”烈问坐在一旁的海尔。
“呃……说来惭愧,自从他来到日本之后,处理不好与队员的关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与业利发生争执。我们也找不出原因,所以他被禁足了。”海尔摇了摇头,这么说道。
“原来真的有这么严重啊……”
“恩,那天那也看见了,而且这种情况还发生了很多次,这也是逼不得已的办法。”
“那,他与业利的比赛该怎么办?”
“我倒希望他能在那之前把情绪调整过来,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也只好跟土屋博士要求延迟比赛了。”
“海尔,你看起来瘦了。”烈用手扶着下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以下为海尔严重爆乱码的心理——【烈烈烈烈烈烈……在关心他关心他关心他关心他……O///O】
“哈,是吗?”海尔佯装淡定地说了一句,“咳咳,我倒不会这么觉得……”【等等我在说什么啊!这样说不太好吧!】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都可以跟我说哟,我下次还可以带你去吃好吃的呢!”烈听了之后倒是没多想什么,十分热情地邀请着海尔。
“恩,真是谢谢你了,烈。”【=U=Yes!(表示海尔已在心里笑疯)】
德国队回宾馆之后——
休米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队长他们好像回来了,业利他……不能想不能想……
“叮铃铃……”休米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机,说道:“你好,我是休米。”
“嘿,休米?我是布雷特。”布雷特爽朗的声音在休米耳边响起。
“布雷特,听说你摔伤了?”
“对了,昨天你也没来,海尔说是把你禁足了,是吗?”
“恩,因为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对业利发脾气。”休米面对这个问题倒是很坦率地向布雷特坦白了,因为在休米看来,布雷特不仅是个很强的对手,还是个挺好的朋友。
“从那天见到你们我就觉得很奇怪了,而且还是对你的搭档业利发脾气。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呃……对不起,我有点说不出口。”
布雷特吹了个口哨,然后说:“喜欢他?”但是却换来了休米的一阵沉默,然后布雷特就觉得脸上快挂不住了——不要弄得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啊,休米你好歹给我点反应好吗?布雷特只好继续说:“我们美国队每天经过你们那,都能看见业利在门口朝你的窗口望上好一阵子呢。”
然后休米扶额,无奈地说道:“布雷特你别跟我扯淡了好吗,这个宾馆大门口是没有窗口的……”
“哈哈哈……居然被你识破了,没想到你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这么理智!”电话那头的布雷特倒是真的笑得前俯后仰的。
“好吧好吧我是喜欢业利……大概是因为上次话剧的时候他抱了J……我才会这么生气。”休米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快地承认道。
“噗,居然是因为这么小的原因?所以你想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休米皱了皱眉头,问道。
“不可能因为一直被禁足就什么也不干吧,总要干点啥。”
“我怎么可能知道要做什么啊……”
“去告白吧。”
“好啊,噗!等等!啥?!”
“告白。”
“……你别进展那么快好吗,我脑子有点跟不上。一下子就告白什么的。”
“不不不我可以给你一个很有利的情报。”
休米挑了挑眉——情报?“什么情报?”
“今晚八点,业利会来见你。”
“哈?”
“就这样,Bye~”
“喂!布雷特!等等!你给我讲清楚点!”
“嘟嘟嘟……”休米捏着手机——居然还真给老子挂了。
美国队宿舍——
布雷特站在阳台上,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笑得愈发开心,又打了个电话给海尔。
“你好,这里是海尔,请问您是?”
“海尔啊!我是布雷特。”
“诶?布雷特啊,有什么事吗?”
“恩……我想问一下,休米被禁足后,业利是跟你一个房间吗?”
“请等一下……”海尔看着正在看书的业利,小心地走到了洗手间去,然后低声回答说:“恩,是这样的,怎么了?”
“其实是这样的……”
“队长你看起来心情好像不错?”艾吉看着从阳台回来的队长,这么问道。
“诶?会吗?”OUO
“呃……笑得很灿烂。”艾吉咽了一口口水,十分朴实地点了点头,然后这么回答。
“……没有啦,话说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眨眼就到了八点——
镜头转到站在走廊正不安地踱步的业利——
业利内心:虽然队长让我来找休米,说是这次一定能和好的但是……我该怎么跟休米讲话……他还在生我的气吗……
在门内的休米叹了口气:业利那个傻瓜是要纠结到什么时候,到底敲不敲门啊。
倒是站在另一扇门后面的布雷特和海尔挺捉急的,布雷特是七点的时候来拜访海尔的,两人不论是动作还是语言都很自然,并没有引起业利的怀疑。海尔拿出手机发给业利一条短信:业利,休米可不喜欢你畏畏缩缩的样子。
业利看到短信的时候整个人僵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开了。休米站在门后,拉着业利的手,把他拉进了房间,然后猛地关上了门。
海尔和布雷特:=L=休米还真是猴急……
一被休米拉进门内,业利就被休米死死地抱住。这时业利才发现,休米他长高了不少,在WGP中休米明明才一米五五,足足比自己矮了六厘米,可是在这几年里,他居然又长高了不少,反倒高过了自己几厘米。业利闻到休米身上有很香的味道,不自觉地就蹭了蹭,然后猛地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就挣扎了一下,反倒被休米圈得更紧了。
“休米……”业利叫着休米的名字,却被休米打断了。
“对不起,业利。”休米弯下腰,把头低到业利的颈窝处,温柔地蹭了蹭,“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啊……休米没事的,我不会在意的,”这反倒让业利觉得有些难为情起来,“休米,你能先放开我吗,好痒……”
“业利。”休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恩?”业利感觉到休米手上的力道松了些。
然后休米站直了身子,把手放在业利的肩上,十分认真地说:“我喜欢你。”
业利瞪大了眼睛,一直过了好久才红着脸、胡乱摆着手、结结巴巴地说:“等,等等!休米!你、你刚刚,不不不,你、你知道你刚刚在说什么吗!”
这个过程中,休米一直都很认真地看着他:“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业利一下子僵住了,休米只好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喜欢你,业利。很喜欢很喜欢。”
业利吧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背后,不安地说:“可、可是我、我们都是男的……”
休米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问说:“我只是想知道你喜不喜欢我,与那些根本没有关系。”
业利被休米盯得愈发紧张了起来,刚想回答,却发现休米的脸正在放大,休米的唇轻轻地贴在了他的唇上。休米并没有多做什么,过了一会就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十分大声地说:“业利,你给我听好了。能跟你关系最好的只有我!能跟你成为最有默契的搭档的只有我!能像之前那样对你任性的也只有我!能擅自喜欢上你的也只有我!所以!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业利听到这些明明十分霸道、让人无法信服却又让自己充满了安全感的话,沉默了一会,想着刚才心跳的感觉,唇上残留的温度,包围自己的气息。最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伸出双手,环住了休米的脖子。“休米。”
“是,我在。”休米同样抱住业利。整个人因为害怕被拒绝而不停地颤抖着。
“休米,”业利在休米耳边温柔地说:“能帮你解决麻烦的只有我!能照顾好你的也只有我!能够让你喜欢的也只有我!所以!只有我才能和你在一起!”
这次倒是休米呆住了。啥?刚刚业利他说了啥?【典型的幸福来的太快】
“能够让我像之前那样心碎的也只有你,也只能是你,休米,我也喜欢你。”
躲在门外偷听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我没想到业利会这么主动。”海尔说。
“我也是。”布雷特说。
“看来今天业利会夜不归宿。”
“噗!海尔!你一定要用这样的形容词吗!?”布雷特表示这么谈定地用这种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队员他十分不能接受。
“所以布雷特今天要留宿吗?”=w=+
“我觉得我还是算了……”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呢。我本来还想跟你聊聊关于烈的事。”
“请务必让我留宿。”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