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雪饼

懒癌+手癌重症患者及关爱冷cp迷之人士

赤羽渚(原著延伸 伪医生业×失忆症渚)

悲剧或许是艺术,但我们都会为喜剧而努力。——三村航辉

第六天④

“咳咳……你是谁。”他手臂的力气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难以呼吸。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他的头低了低,朝我的耳朵凑近了些,我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问问你,你还记得你现在的脑袋值多少钱吗?”

他这么说着,用另一只手掀开了我的帽子,然后把帽子丢在了地上,用力地抓住我的头发。

“啊……咳咳……”来自头皮的疼痛让我失声叫了出来,但是他马上遏住我的咽喉,让我在那一瞬间无法发出声音,最后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他继续说道:“我真的很好奇你的记忆到底是恢复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你才敢出来像这样闲逛。不过令我更好奇的是那个变态政客怎么放心让你孤身一人出来。”

“变态政客……变态政客是谁?……”

“嗯?……你不知道?那这件事情真的是有意思了……”他突然开始喃喃自语道。我注意到他手臂上的力气变小了些,便迅速弓腰蓄力,用肘部狠狠地打在他的腹部上,我不出意外地听见了他吃痛的叫声。他整个人失力靠在了我的身上,我抓住他放在我脖子前的那只手臂,用力地往前一甩,他整个人就瘫在了地上。

这样的场景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熟悉,我也变得越来越冷静。我看向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他躺在地上,呻吟了好一会才有力气睁开眼睛。他睁开眼睛看向我,眼神由愤怒迅速变成了惊恐:“不……不,不!救命!”

我慢慢地走向他,他试图往巷子外爬,一边叫着:“救命!快来人啊!”

我抓住了他的腿,我发现自己不用怎么费力就能控制住他。我轻轻地勾起嘴角,将他拖入了黑暗中,我感觉我没有哪一刻能比现在还要清醒。

“不!死神!”

我不知道我在巷子里待了多久,但是他什么都没说,最后被他逮到机会服毒自尽了。我拍了拍被我弄得有些脏的衣服,慢慢地走出小巷,顺便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帽子戴上。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但又熟悉……疯狂的政客又是谁?正当我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发现街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很诡异,每隔二十米,就肯定有一个人不是普通人,像是刚刚那个人那样的人。

我拉了拉帽子,想混入人群中,离开这里然后给爱美打个电话。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拉帽子这个举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之前被我贴上标签的人突然朝我开始靠近。我咽了口唾沫,正想着该怎么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挡在了我的面前。

“嘿,Alex,能在这里碰到你真巧啊,你都没有告诉我你回国了呢!”

我有些惊讶,也注意到刚刚想朝我靠近的人因为这个人的出现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离开了。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他与业长得极像,只不过发色比业稍浅,眼睛是紫罗兰色的。

他朝周围望了望,然后拉住我的手,刚才那种泰然自若的表情消失了,只见他焦急地问道:“潮田渚,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和业去荷兰结婚了吗?”


评论(2)

热度(12)